百樣人
歌手:許富凱
2022-12-07 | 台語音樂
專輯售價:19元(1首)
歌手專輯排行
2
3
4
延伸聆聽
專輯資訊
《百樣人》由金曲歌王許富凱演唱、羅恩妮作曲、謝銘祐作詞,是2022勞動節主題影片《阿紡洗衣店》的主題曲,影片由知名導演羅景壬操,勞動部在2022勞動節邀請各界翹楚攜手合作,向勞工致敬,帶來一首感動人心的作品。

希望在這個影片裏面呈現一種勞動的樣貌,就像我們每個人都有工作服,在穿上這些衣服之後,我們成為一個勞動者,一個驕傲的勞動者,在工作當中會呈現我們的價值,然後在衣服底下,我們都有一樣的靈魂,渴望公平正義、渴望愛和幸福。

《阿紡洗衣店》 -洪茲盈
因為母親過世的關係,多年過去,她才再次回到這座多雨的城市。
家中的洗衣店比記憶裡的更顯狹舊,如此窄仄小店,卻有著數台比例不相應的巨大洗衣機,日夜運轉著。
母親走後,父親照常工作,這是他當年和母親胼手打造起來的王國,三十多年的老店招上,還寫著母親的名字:「阿紡洗衣店」。
「名號了歹,規工紡沒停。(中譯:名字沒取好,整天忙轉不停)」母親說的不知道是自己,還是這家店,所幸城市終年潮濕,這家店才能紡出一家人的生計。

她從小看父母在機器和燙台前忙碌,店裡充滿各種熟悉氣味,小時候她都坐在紡個沒完的洗衣機前寫功課,課業總是很差,半夜起來尿尿還常被吊掛天花板的衣服嚇到。她總覺得不喜歡這個家,心裡早早萌生離家的念頭,大學特意找了個異地學校,畢業後四處打工,晃晃蕩蕩一事無成,一走就是七年。

她從沒有想要接手父業,但回來後才知道,自己也沒資格看不起這家店。
看似簡單的工作裡原來藏著各種魔鬼:衣服是鬼,上面總是沾滿各種不明髒污,汗漬、醬油、咖啡、機油漬、血跡、尿漬、還有大便;洗衣機是吵死人鬼、熨斗是燙人鬼、漂白劑是脫皮鬼、洗劑是過敏鬼,客人們更個個都是鬼,
不留名字電話,衣服一扔就走了,只丟一句:你爸知道。

父親只得一個一個,像教她認字那樣教認人:這兩件學生制服跟軍服洗完都要燙三條線,人家那個爸爸是軍人。那個馬尾媽媽送來的嬰兒服要用清水和肥皂手洗,因為她的寶寶皮膚容易過敏。高級西裝是那個光頭的,他是律師,口袋東西常常沒拿起來,洗之前一定要檢查,洗好一起還給對方。這款的白色女襯衫都是對街許太太的,三十年來她都穿同一款。海王飯店的廚師制服則是每兩天會送來一批,來的時候記得拿前次洗好的跟他換。至於那一大包都是樓上那個年輕人的,他家裡沒洗衣機,也懶得去洗自助,每次都積一個月才拿過來,
跟他講放太久很難洗,都講不聽。

父親真的認得每一件衣服的主人,他總說:咱把衣服洗乾淨,人家穿上才有氣力繼續拼。日復一日,吊掛架上的衣服漸漸不再是無名鬼,客人們活生生的,有各自的稱謂,也和她漸漸熟稔。有時客人下班來取衣服時,若拿到才剛燙好、白淨且溫暖的衣衫,總會在他們疲憊的臉上看見驚喜。
「剛出爐的。」她每次說,客人都笑,有的還會要她別套上膠袋,反覆用手心手背在衣服上貼熨,感受熱度,原來這就是父親所說的,氣力。

只是,衣服若是沒了主人,氣力又要留給誰?
每天早晨穿上洗衣店制服時,她總會看見母親的制服,老是掛在同一個地方,如今再沒有人穿它。

這段日子以來,自己笨手笨腳地接替著母親的工作,但父親卻一次也沒有提起過她。離家那些年,偶爾會接到母親打來問候,或抱怨生活的電話,不過就是夫妻吵架吧她想,於是總胡亂敷衍過去,現在回想起來她的話語中,似乎多少包含著對父親的埋怨。母親走得很快,但父親卻似乎一點不受影響,喪事辦完便一如既往地開門做生意,她忽然驚覺這七年間,父母之間可能真發生了什麼變化,只是做為一個曾離家多年的女兒,她又該拿什麼立場過問?

每日早晨見了總要感傷,她決定取下那件制服,折疊好收進母親的衣櫃裡。
翌日,她梳洗完畢,從飯廳走進店裡準備開店,卻發現母親的制服,竟然又被掛回原來的地方,她伸手想取,卻摸到衣物上還留著剛燙好的餘溫。
原來那是父親每日都要比她早起的原因。

門口,父親正拿著鐵鉤拉開店門,總是多雨的城市,今天曬進了少有的陽光,洗衣機紡得隆隆作響,父親尋常地在店裡開始忙轉,孤身面著光,影子拉得老長,在她眼中逐漸模糊了起來。

註:洗衣機運轉時的台語為「紡pháng」
專輯資訊
曲序
歌曲
歌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