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手:大竹研 & 若池敏弘
2021-04-01 |
專輯售價:190元(10首)
歌手專輯排行
延伸聆聽
專輯資訊
關於 Yü by 大竹研
2020年二月,日本音樂雜誌《Music Magazine》製作台灣音樂特輯時,囑託我寫一系列專輯評介。我所介紹的十張專輯中,有一張是鋼琴家吳書齊的《鹿港》。我沒做任何準備就開始聆聽,這張傑出的專輯調和呈現出懷鄉與異鄉兩種相反的意象。事後我問了朋友關於這張專輯的製作背景,才發現擔任打擊樂手的是日本人若池敏弘(後文以Waka代稱),而他所演奏的,是印度的打擊樂器塔布拉鼓。

在我的音樂生涯中,幾乎可說毫無印度音樂的脈絡。不過,我在2002到2005年擔任沖繩歌者平安隆的伴奏,現在也是相當重視文化傳統的台灣客家音樂人林生祥的「生祥樂隊」固定成員。我還曾與台灣原住民,以及來自芬蘭、巴勒斯坦、非洲馬利共和國等地的音樂人合作演出,深知異文化之間的音樂交融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我很好奇跟Waka一起玩出來的音樂會是怎樣的,基於這個想法,我們展開了這次的合作。由此看來,促成我和Waka合作的吳書齊影響深遠,可說這一切都是緣分。

同年四月,在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到處都在疾呼自我約束的氛圍中,人在日本的我收到了Waka從台灣傳來的demo音檔。由愛斯拉吉琴、塔布拉鼓與坦布拉琴等印度樂器奏出的奇妙音階與繁複旋律,讓每首樂曲都洋溢著刺激我感官的新鮮感。不僅如此,我開始一邊聆聽demo音檔,將旋律記在五線譜上,並用吉他彈奏、思考編曲的方法。與Waka的往返通信中,我學到了關於印度音樂的基礎理論,發現原本覺得奇妙的出色音樂中,還蘊藏了更多令我為之心醉的美。

這次Waka與我的合作,並沒有使用坦布拉琴(能彈奏出「myoooon」這種持續音的弦樂器,近來已可藉由應用程式來重現)。雖說只要用了坦布拉琴,就能營造出滿滿的印度風,但我們都認為在這次的創作中並不需要它。比起依賴坦布拉琴這種很印度的樂器來印度化我們的音樂創作,我認為由浸淫印度音樂長達35年、甚至可說已將印度音樂內化為自身根源的Waka,他所演奏的愛斯拉吉琴、塔布拉鼓,與大竹研的木吉他所共鳴而生的音樂對話,更能傳達到聽者心中,也更具有意義。

我們相互傳送demo音源,持續進行著遠距的討論,將北印度音樂中的優點與西洋音樂中的優點同時放在天秤上加以衡量取捨。到了七月,我們終於在台北見到面,實地進行排練,然後登台演出。在觀眾面前演奏的過程中,我感覺到我們之間的關係迅速地變得親密。二重奏這種音樂形式,會讓擔任演奏的兩個音樂人展現出本真的自我。我向Waka表示,希望能將這份關係中的新鮮感與親密感所達成的平衡保留下來,並轉化為作品,最後決定製作專輯,敲定在十月錄音。

我們很幸運地,找到了台灣大學的雅頌坊作為錄音的場地。這裡的挑高很高,聲音環境非常適合這次的小音量樂器編制。錄音工程師是台灣的劉奕宏,他錄下了我們美好的樂音。我們將錄製完成的聲音檔案送到德國慕尼黑,由沃夫岡(Wolfgang Obrecht)進行混音與母帶處理。他是我過去兩張專輯──《似曾至此I Must Have Been There》和《KEN》──的錄音工程師。2019年我前往慕尼黑錄製《KEN》時,曾看了伊朗歌者夏赫蘭姆(Shahram Nazeri)的現場演出,當時的音響工程師就是沃夫岡。他將塔爾琴和(看起來像是)鐵琴等各種樂器所發出的優美聲響完好無缺地放送到觀眾席的每個角落,高超的技藝令我當場便決定未來一定要委託他擔任混音與母帶處理。他在這張專輯的聲音處理,也帶給我們遠遠超過期待的成果。奕宏和沃夫岡巧妙地表現了塑造每個樂器個性的擊弦音與一點一滴鑽進聽者情感的殘響音,我認為他們已不只是聲音工程師,更像是這張專輯的第三與第四位音樂人。

接著我還想對兩個人表達我的謝意,分別是擔任專輯封套原畫的野野花小姐,與操刀封套美術設計的謝杰廷先生。野野花小姐是居住在鹿耳島的畫家,她在聽過我和Waka錄製的音源後,創作出了壓倒性的優秀作品。她的作品能夠讓人感受到豐盈湧現的生之韌性。能夠與她以這種形式聯手打造這次的作品,於我而言自然是相當大的收穫。

杰廷不只擔任專輯封套的設計,還提供我專輯題名的靈感。在中文裡,Yü既是「遇」,也是「鬱」。「遇」意味著邂逅,正如同Waka與我、印度音樂與西洋音樂的相遇。「鬱」在日語中則有「鬱蒼」這種形容草木青翠茂盛、野蠻生長的意思。在聽過這張專輯中的樂曲、看過野野花小姐的畫作後,杰廷提出了「Yü」這個專輯名稱,表達出一種既非印度、亦非日本、也非台灣的態度,又將音樂與野野花小姐的畫整合在同一個概念中。杰廷的才氣總讓我折服萬分。

圍繞在這張專輯中的邂逅,也包括遇見印度偉大詩人泰戈爾作曲的〈Khara Bayu Boy Bege〉。雖不理解歌詞的意思,聽著歌卻有種被鼓舞的感覺。後來讀了英譯的歌詞,我感動得渾身顫抖。泰戈爾先生描繪了在艱難處境中存活下去的強大意志,讓讀到的人皆能深有共感。(有部以泰戈爾其人其歌為主題的電影名為《Tagore Songs》,若有機會請務必觀賞。)

因為此次邂逅而創作的樂曲〈See the Light〉,收錄在我擔任吉他手的三重奏樂團「東京中央線」的專輯《Fly by Light》裡。沒將這首曲子放進這張專輯,不能說心裡沒有遺憾。由於創作過程中發生的種種因素,這首受泰戈爾的啟發而創作出來的樂曲,最後發表在東京中央線的專輯裡,也請務必聽聽看。

大概會有人認為這張專輯是無國界音樂,或許聽著聽著,腦海中會浮現一片蒼鬱茂盛的森林,或大雪紛飛的景色。說不定,這音樂會讓你想起某個亡故的友人。若我們的音樂能成為你日常生活的一部分,那是身為音樂家的無上榮幸。非常感謝你聽了這張專輯。
專輯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