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好嗎? - 太陽如常升起
歌手:梁靜茹(Fish Leong)
2019-05-16 | 國語音樂
歌手專輯排行
2
3
4
延伸聆聽
專輯資訊
總是問候別人好不好,
多久沒問過自己一句:「我 好嗎?」

一歌入魂 療癒系情歌本格派

梁靜茹Fish Leong 2019年全新大碟
【我好嗎?-太陽如常升起】

華語樂壇無人能取代的聲音
情歌天后梁靜茹沉寂七年 出道二十年的回顧與覺醒
二十年,梁靜茹從代唱的隱藏歌手到亞洲情歌天后 
她,連續九年唱片銷量破百萬 累積總銷量超過兩千萬張
她,看過生老病死 經歷愛恨別離
她用唱歌,創作生命

為什麼沉寂七年,梁靜茹要在唱片黑暗期推出新專輯?

今年,二〇一九年,梁靜茹出道二十年。她要告訴大家:她沒有忘記自己,也沒有忘記你們。

● 情歌天后二十年 回憶中找到出發的力量

時間回到九年前,她進入婚姻、走入家庭,成為人妻、人母,她喜歡穩定的家庭生活,如今當這一切逐漸化為生活日常,午夜夢迴,她自問:
「然後呢?」
「事業還要繼續嗎?」
「接下來的我又是怎樣的我?」
「這樣的我,好嗎?」

她想,為什麼自己要唱歌?

答案要從梁靜茹的爸爸說起。

● 天后誕生:從0到1

梁靜茹來自馬來西亞森美蘭州瓜拉庇勞縣,瓜拉庇勞是馬來西亞百年古城,依山傍水卻老舊而偏僻,梁爸爸是個圓不了歌手夢的餐廳駐唱歌手,他注意到女兒喜歡唱歌、又有天分,小學六年參加比賽都拿冠軍,自己難圓的歌手夢便投射到梁靜茹身上。

「當時馬來西亞流行把小學生訓練成明星賺錢養家,我爸有這個念頭,我媽阻止」,梁靜茹回憶,「我爸帶我去參加卡拉OK歌唱比賽,從一個城市唱到另一個城市,他不管名次,只要我體驗拿麥克風上台唱歌的感覺」。

八〇年代的馬來西亞沒有卡拉OK、沒有MV,B版卡帶盛行,每逢週末,梁爸爸開兩小時車,帶十三歲梁靜茹錄製歌手伴唱帶,她模仿過十多位不同世代當紅女歌手唱腔,非常習慣對麥克風唱歌,奠定日後對詞曲理解度高、節奏精準、歌路寬廣的基本功。

製作人鍾成虎認為,梁靜茹最終能完成父親的歌手夢、成為天后,與跟親情密切相關;「這份成長過程的底蘊,力量是很大的」。

十八歲那年,梁靜茹的聲音抓住李宗盛的耳朵,開始踏上職業歌手的路,帶著父親未完成的夢想,獨自來到台灣進行專輯配唱與籌劃的工作。

「我又自卑又內向,又很害怕,我不是來自都市的孩子,一來就在大哥(李宗盛)的製作部,他們關心我但非常嚴肅,我沒有朋友,成天拿CD回去聽,聽完報告心得,也跟大哥去聽配唱」,憶起這段辛苦過往,梁靜茹的語氣平靜中帶點寂寥,「我被介紹成公司新助理,也不知道何時可以做專輯」。

梁靜茹壓力過大,每次唱每次哭,製作人李宗盛甚至帶她到溫哥華錄音,也毫無起色;「梁靜茹從鄉下來到這個世界,對她有絕對陌生、巨大的衝擊」,李宗盛說,「她掌握歌要費很多力氣,因為缺乏生活經驗」。

梁靜茹只好重返馬來西亞,到民歌餐廳唱自己喜歡的歌。無壓的環境讓她沉澱、冷靜,她想起父親未完成的夢,李宗盛的一句話,給了她答案,也成為日後鼓勵自己的座右銘:「我不知道你在這個行業行不行,可不要白白走這條路」。掙扎兩年後,她找回唱歌的樂趣與自信,也讓自己接受做職業歌手的現實,做好心理準備重回台灣。

● 天后崛起:順遂中看人間風景

一九九九年,梁靜茹推出第一張專輯《一夜長大》,卻因遭逢九二一大地震,情歌不受青睞而賣座甚差,隔年製作人李宗盛調整專輯方向,一首〈勇氣〉讓她一夜成名,接著一年一專輯,每張專輯總有兩、三首首暢銷情歌,讓梁靜茹長年坐擁「情歌天后」寶座,直到結婚。

事業歷程順遂,但並非沒有遺憾,諸如:爸爸鼻咽癌早逝,無緣親見當年唱伴唱帶的小女孩,成為萬人簇擁的情歌天后;又諸如:年年獲選最受歡迎女歌手、遍奪中國、香港、星馬最佳女歌手獎座,卻五度與金曲獎最佳女歌手失之交臂;又諸如,全心交託卻無結果的戀情。

看過生老病死,經過愛恨別離,梁靜茹的歌聲依然溫煦貼心,卻隨歲月摻入理解和寬容。過去梁靜茹的專輯,清澈貼心療癒,總帶著幾絲求好求全的壓抑,全新專輯《我好嗎?—太陽如常升起》,一本「梁氏情歌」的本格派路線,歌聲卻比以往多份看開與放下,情緒自然流暢、不再拘謹,反有更多的舒心、寬廣。

「從單身到為人母,梁靜茹在原本對愛情的堅定和理解之外,又多了一份瀟灑」,鍾成虎分析,「瀟灑到可以經歷各種悲慘,對歌詞和音樂的理解更透徹」。

● 天后回歸:不忘初衷,一歌入魂
二十多年來物換星移,梁靜茹已經不是李宗盛口中缺乏人生經歷、被迫長大的少女,她用一首又一首的情歌面對自己,用純然、簡單的、直觀的聲音唱出自己。透過她的歌,讓我們重新體會愛情,認識自己。

她用歌聲教會我們:不管當下你是心碎的,抑或甜蜜,就是好好體會當下,每個時時刻刻都是未來最好最美的累積。

華語情歌創作大聯盟 攜手詞曲合作
金牌製作人鍾成虎 全碟量身打造
2019首選華語情歌專輯

小寒/木村充利/光良/阿超/李焯雄/林珺帆/姚若龍/韋禮安/黃婷/
藍小邪/蕭煌奇
華語樂壇跨世代黃金創作陣容 經典呈現

● 亞洲情歌聖手聯盟經典合作 手工打造十首情歌
這張專輯,是一場同學會。
二十一世紀的唱片製作,講究快速、便捷,以「快快做、快快錯、快快改、快快對」的科技邏輯製作音樂:電腦軟體創作,完成後放到網路上發行單曲,成就成,不成換一首新歌,一張專輯分屬不同製作團隊,歌手、創作者彼此之間連結薄弱,大家錄完散會,拿錢辦事。

這張專輯對梁靜茹而言不是工作,而是具體而微她的生活與生命。她化身為劇場導演,找回出道時合作至今、橫跨二十和二十一世紀的資深創作人,集體熬煉出情歌主張,製作專屬於梁靜茹的音樂圖像。她要用專輯說自己的故事,她要真誠有人味,也唯有熟悉的音樂夥伴,才能讓梁靜茹完全敞開交給音樂,也讓這張專輯製作猶如開一場同學會。

製作人鍾成虎在自家「添翼創越」公司的歌手的單一專輯之外、製作過最多歌曲的歌手,就是梁靜茹,兩人合作超過十五年,梁靜茹的招牌歌有多首出自鍾成虎,包括〈暖暖〉、〈崇拜〉、〈情歌〉等,而鍾成虎有著與梁靜茹類似的走唱背景,從小與那卡西音樂淵源頗深,跟靜茹彼此的熟稔超乎朋友。

首波主打歌〈我好嗎〉由最懂梁靜茹的女詞人黃婷操刀。自2005年在專輯《絲路》中首度為梁靜茹寫歌,至今兩人合作長達十四年。此次黃婷為梁靜茹量身訂做〈我好嗎〉、〈類情人〉、〈完整的我〉三首歌、三種詞風、三種感情狀態,黃婷掏空自己,挑戰梁靜茹對情歌的詮釋力。

如果黃婷是最懂梁靜茹的女詞人,姚若龍就是最懂梁靜茹的男詞人。姚若龍看著梁靜茹出道、合作二十年,從1999年第一張專輯《一夜長大》開始合作,執筆2002年〈分手快樂〉、2007年〈會呼吸的痛〉,對梁靜茹的音質、風格和性格瞭若指掌;姚若龍近三年惜詞如金,這次為梁靜茹寫出愛到盡頭的〈慢冷〉,頗有中年滄桑後、過盡千帆皆不是的感慨,藉此呼應梁靜茹的成熟。

也有同學遠從香港而來。老朋友李焯雄沒有缺席,為靜茹寫下專輯副標的短歌〈太陽如常升起〉,鮮少露面的他,甚至親自到錄音室修改歌詞。加上同鄉詞人小寒、新銳詞人藍小邪,讓這張專輯兼具情感深度和溫度,以及不同文化的感情視角。

至於作曲,合作十八年的同鄉光良,自2000年〈勇氣〉合作之後,十八年後再續前緣,為梁靜茹寫下〈類情人〉;梁靜茹私心喜愛蕭煌奇的曲,此次也特別邀請蕭煌奇寫下〈慢冷〉和〈如愛所願〉。此外還有第一次合作的新同學,包括金曲才子韋禮安、創作〈那些年〉的木村充利,以及香港音樂人PAN、梁思樺等,新舊血交錯融合,激盪出新型態梁氏情歌。

既然是同學會,錄音室裡重現當年在社團裡玩音樂的場景,梁靜茹邊唱,大家邊聽邊討論對詞曲的想像,討論完微調,再唱唱看,如此反覆琢磨,每首歌的誕生,都是歌手、創作者和製作人密切相處14個月,進入梁靜茹的世界後共同激盪、成長的結晶,也因為彼此了解、彼此信任,造就一張高度凝聚整體感和聆聽性的專輯,難度也是所有專輯之最。
拆解 梁靜茹本格派情歌

本格派情歌方程式:感動X簡單X誠實X勇敢
-----------------------------------------------
「簡單可以比複雜更困難。
你得努力讓思想純淨才能得到簡單,但終究值得。
因為一旦簡單了,你能搖撼山岳」。
---史提夫‧賈伯斯

(“Simple can be harder than complex: You have to work hard to get your thinking clean to make it simple. But it’s worth it in the end because once you get there, you can move mountains.” ---Steve Jobs)


「你好嗎?」手機閃出一道問候,來自久未連絡的舊情人。
忍不住回問他的近況,幾句往返卻劃開封印的情傷。曾經如此熟悉的親切問候此時嘲笑起孤單的你,捫心自問「我好嗎?」,還是忍不住拋下手機憑空流淚,心中響起了熟悉的情歌。
是梁靜茹的歌。

場景出自金馬獎最佳新導演、金鐘獎最佳編劇徐譽庭首支MV,獻給情歌天后梁靜茹2019最新專輯「我好嗎?-太陽如常升起」的主打歌。梁靜茹在MV裡陪著女子度過情傷,象徵她的歌在過去二十年撫慰著所有情場上的失意人。

過去二十年,梁靜茹與情歌畫上等號,我們稱為「情歌本格派」,四個最懂梁靜茹的人四段對話,拆解「情歌本格派」的神秘配方:感動X簡單X誠實X勇敢

● 靜茹VS.靜茹。談歌手梁靜茹—感動
我用聲音參與每首歌,我的感動是創作的一部分。歌不用太難太深,都可以變得很美。---梁靜茹


梁靜茹問(以下簡稱「問」):靜茹,聊聊自己與音樂的淵源?

梁靜茹答(以下簡稱「答」):爸媽是因為唱live band認識的,很愛哼唱,他們哼甚麼歌我就唱甚麼,我三歲還是幾歲就開始唱歌。在家門口玩得時候,我坐在排水孔石墩上面唱歌;曬完衣服、做完家事,我坐在屋頂上邊看夕陽邊唱歌。現在想起來都會笑。

[問]:唱歌對你的人生來說是甚麼?

答:唱歌會讓我記得某個時刻。以前我沒有自己的歌,用其他歌來記住生活細節。有了自己的歌,用歌來表達自己的生活,好像刻印章一樣刻自己的生活,記錄每天情緒的波動、每個念頭。有時候一句歌詞有很多種情緒,那是很複雜的。

[問]:為什麼對歌詞感受力那麼強

答:我一定要看著歌詞唱,看著歌詞讓我有另外一番感覺;用背的只有一條路徑傳達。看著文字解讀,好像讀一首詩,每次唱出很多不一樣的樣貌,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哭又為什麼突然笑,把製作人都嚇一跳。然後製作人錄一遍,我重聽再重讀,又不一樣,又可以再唱;就像去美術館看一幅畫,你今天去看和明天去看或下個月感覺不一樣。

我最感動的就是作詞人說「我喜歡你唱我的歌」,表示我沒有辜負歌詞,我有認真對待它。我用聲音參與每首歌,我的感動是創作的一部分。歌不用太難太深,都可以變得很美。

[問]:為什麼長達七年沒有出唱片?

答:錄歌也是一種創作,需要沉澱,不是打開開關就能夠錄,不是這種機械的東西。當時我生了小孩,又做演唱會、巡演,巡演下了台就是媽媽,就算有很多人幫忙但心情無法放鬆,沒辦法去思考專輯。當媽媽、巡演壓力很大,每天結束只想透透氣,這是我的節奏。但是我想做的時候,一定做得更好,謝謝大家等待。

我很感謝在我的際遇裡,每一個協助我達成願望的人也同樣認真對待我的願望,才能完成這樣的事情。感謝你參加,讓我們這麼完美。

● 靜茹VS鍾成虎。談靜茹的聲音—簡單
像水,而不是可樂,沒有可樂你不會快樂,但沒有水你會死。---鍾成虎

梁靜茹(以下簡稱「梁」)問:我們何時開始合作的?

鍾成虎(以下簡稱「鍾」)答:第一次合作「一對一」,已經是2005年的事了。

梁:你聽過那麼多女歌手,你覺得我的聲音?

鍾:你的聲音很簡單,可是複雜;很圓潤但理解力很強。透過聲音傳達對歌的理解,既不漂亮也不炫,而是創造「熟悉感」。像水,而不是可樂,沒有可樂你不會快樂,但是沒有水你會死。很多女歌手以為這很容易,其實無法被模仿。

梁:我們合作十幾二十年,你看到我甚麼改變嗎?

鍾:本質上你一直很敢愛,對喜歡的東西不顧一切追求。過去四年你為人母,我覺得你看待生命和人生多了瀟灑,對歌詞和音樂的理解很透徹。已經瀟灑到可以經歷各種悲慘,聲音可以進入很多人的心。

梁:這次製作這張專輯我真的有很「敢」…

鍾:你這次主導性很強。歌聲本身便是創作,每位歌手都是廣義的創作歌手,以你對愛情的體悟,對音樂的使命,你有自信你在做甚麼,知道要往哪裡走,這種堅持可以撫慰很多人,很難取代。

所以可以說,每個人在傷心時聽首梁靜茹讓自己心碎,然後就好了。

梁:我的堅持會不會讓製作唱片時很難發揮?

鍾:就讓你自由地唱,盡量用單純的配器凸顯聲音。把生命的感動、別人的故事,世界的情感表達出來。這張專輯不是一個斷面,是二十年的累積,透過這張專輯告訴大家:你可以關心自己,也關心世界。

● 靜茹VS.馬毓芬。談靜茹的歌唱—誠實
征服現場聽眾,不是用很花俏的東西或者舞蹈,就是用一顆心,誠誠實實的把這些作品帶給所有人。---馬毓芬

梁靜茹(以下簡稱「梁」)問:我們何時開始合作的?

馬:第一首製作的歌是〈無條件為你〉、〈閃亮的心〉。我感覺你是一個心思很細膩、張力很強的女生。

梁:我記得有幾次錄音,我沒哭,你先哭了?

馬:〈可惜不是你〉。有時候要引導歌手進入歌詞,可是你經歷過很多,很容易被觸動,然後把歌唱到滲入人心,我能做得已經不多。你把歌轉換到可以唱,又可忍住不哭,再一字一句穩穩地唱出來,這是我最佩服你的地方,不是普通歌手可以達到的。

梁:認識這麼久,從沒聽過你談我的歌帶給你的感覺。

馬:你的聲音很像絲綢,帶有金屬感,可是是輕輕的,覺得你是一個詩人。

我聽過你好幾次演唱會,喜怒哀樂沒有那麼狂,你征服現場聽眾,不是用很花俏的東西或者舞蹈,就是用一顆心,誠誠實實的把這些作品帶給所有人。好比有一次,最後你唱「掌聲響起」紀念父親,父親帶你參加比賽,看著你的背影便看到你的故事,感覺父親的手一直放在你肩膀上,很感動。

不知你是否記得,有一次我們到拉斯維加斯,你在Red Rock看一棵樹看了好久,你說你感受到這棵樹在沙漠裡堅毅地站著,很感動。其實你對待人生就像這棵樹,不管在怎樣的環境下,做你自己。

● 靜茹VS.李宗盛。談作為女歌手—勇敢
找到一個更「梁靜茹」的開始,用這個「梁靜茹」享受音樂,運用天份給更多人、更好的歌。---李宗盛

梁:談談我們怎麼開始合作的?

李:我去吉隆坡考察,唱片公司給我demo,你唱二重唱的合聲,很抓耳。你有可辨識的音色,我認為是作為一個歌手的第一個必要條件,毫無疑問。

我在新加坡讓你試唱,然後把你帶來台北,錄「一夜長大」,你每次唱每次哭,大家都不知道怎麼辦,後來帶你去我溫哥華的錄音室錄也不行,錄了一、兩年,錄得大家一頭霧水。我都還記得二十年前你在辦公室裡哭的鼻音,想來很心疼。

錄這麼久,跟能不能唱,沒有絕對關係。一個十七、八歲馬來西亞的鄉村女孩,對人生期待一個不錯的未來,但心裡卻沒底,也缺乏掌握歌的生活經驗,歌中的糾結、情感,連去想像都要花很大力氣。只能盡力,卻又沒有方向,內心的徬徨跟渴望不斷交織,這是人生的問題,才不知道自己要唱到哪裡去。

當時我說,我不知道你行不行,可是不要白白走這條路。

梁:結果一眨眼二十年,幸好沒被「老豆」(編按:「老豆」是廣東話的爸爸)說中,沒有白走一趟。

李:我老實說,你在我製作做過的女歌手裡面是最簡單的一個,後來能夠達到的成績很不容易。我特別喜歡你早期對歌曲勉力而為,過程十分可愛動人。

梁:二十年前老豆一句話讓我堅持下來,二十年後要對我說甚麼?

李:你已經完成一個女人看似不可能所經歷過的事業,經過這麼多年,你應該非常清楚自己是誰、要甚麼、憎恨甚麼,你應該更清楚「梁靜茹」。

我期待你的音樂是更確定、更勇敢,一張更「你」的專輯。

並不是每個人都能經驗你的過程,站在這個點回看二十年,你應該有足夠的勇氣和能力,在歌唱生涯這個階段,找到一個更「梁靜茹」的開始,然後繼續用這個「梁靜茹」享受音樂,運用天份給更多人、更好的歌,這不只是我對你的期許,也是我對我自己的期許。


2019梁靜茹 「我好嗎?-太陽如常升起」10首歌全導聽

希臘德爾菲神廟的阿波羅箴言(Delphic maxims):「認識你自己」(Know Thyself)。
亞里斯多德也說:「認識自己是所有智慧的開端」。

愛情,則是人生照妖鏡,明暗虛實,周而復始,照出你的本象實我。

「我好嗎」?一日苦甜結束了,明天又是新的開始。

太陽如常升起,一日一生,愛與生皆永不止息。

---------------------------------------------------------------------------------------

01.【微光】 詞:林珺帆 / 曲:PAN

浪漫如螢火蟲微光,經不起經營,也等不來。來了就來了,像兩個人,懶洋洋地,看著有人在吵架的節目,然後你問:「餓了,想吃什麼?」(林珺帆)

專輯首波單曲。
這是第一首選入專輯的歌,很早就定位為這次靜茹。用螢火蟲隱喻愛情的脆弱和稍縱即逝,靜茹幽微的聲音,傳達著她音樂裡永恆的命題。編曲裡有噪音和氛圍電子營造獨特氣息,是靜茹的一次音樂突破。前段靜茹的中音娓娓陳述著無奈的愛情故事,中段的強拍刻畫勉強又虛弱的堅強,到後段的歇斯底里帶著難以言喻的詩意,整首歌聽覺上充滿豐富的層次與情緒,一段將近五分鐘的美妙旅程。

02.【我好嗎】 詞:黃婷 / 曲:阿超

過去總認為問候對方是最難的,後來才明白,有時候問候自己,需要更大的勇氣。靜茹總像一位溫柔的說書人,在我們內心深處輕輕地哼著,陪伴我們走過那些自己面對的小日子。(阿超)

專輯同名主打歌曲。
靜茹七年未發專輯,這七年,她在人生裡細緻地用音樂體驗每個一時刻,自我反芻。人生有很多疑問,我們總在問候別人好不好,每日為了人生奔忙往前,卻忘記停下來,問問自己:我好嗎?是不是該對自己好一點?

這首歌從DEMO開始,靜茹就非常喜歡旋律,常常帶著它在耳機裡播放,散步於河堤,融入思緒。歌詞經過多版揀選,最後是與靜茹長期合作的作詞人黃婷、同時也是這張專輯的A&R(製作企劃),整理出歌者心境,用「我好嗎」這個反問,帶出整張專輯的概念與情緒。情歌總是唱給被愛的、被傷的人聽,但這首〈我好嗎〉是要唱給自己聽,送給每個在感情中受傷的靈魂,情感的風雨飄搖之後,更要珍惜自己。

歌詞定案後,靜茹一進配唱間錄音,就悄悄哽咽。歌手錄音最怕哭,但靜茹已練就又哽咽又hold住情緒把歌唱完的功力,製作人鍾成虎也巧妙地留下了靜茹真情流露的片段,待聽者自己去發掘。編曲由情歌聖手阿滾(于京延)操刀,前段細膩的鋼琴音鋪陳,慢慢延伸到間奏弦樂的堆疊情緒,引領到悲傷的高潮,再緩緩落下,抑揚頓挫,感人深刻。

03.【慢冷】 詞:姚若龍 / 曲:蕭煌奇

以前聽梁靜茹的聲音他總是帶給我很多愛,幸福,勇氣。
時間的蛻變,現在聽梁靜茹的聲音,讓人感受到,人生沒有什麼是過不去的,

可以釋懷,可以包容,可以感恩。

也許這是梁靜茹在過去的生活找到的體驗和感悟,所以在這張專輯,用這樣的聲音來表現,讓人很有感觸。有時候不經意的在某些句子裡面,心裡的內心深處,會被觸動。這就是我心裡的梁靜茹。(蕭煌奇)

專輯抒情強打。
靜茹一直喜歡蕭煌奇的旋律,覺得唱他的旋律時,總能和自己的嗓音水乳交融。因此,這次專輯也邀了兩首蕭煌奇的曲。這首〈慢冷〉的歌詞由曾為靜茹打造千萬金曲〈分手快樂〉、〈會呼吸的痛〉的姚若龍操刀,深刻寫出愛情裡的糾結慘痛。熾熱的愛人,變冷了,而自己卻還陷在裡面出不來。慢冷,比慢熱還慘。

在專輯初開案聊概念時,製作團隊的共識是,要做一張「很慘」的專輯。人生很苦悶,愛情中更是常常事與願違,在音樂裡,我們不必再假裝什麼都過得去,就是要盡情發洩。而現階段的靜茹,已經有能力處理人生的各種慘況,當她的聲音唱著很慘的故事時,那歌聲中將糾結雲淡風清的能力,其實是最紮實的療癒。

04.【如愛所願】詞:林建良 / 曲:蕭煌奇

愛過痛過糾結過後
還能像朋友一樣聊聊天的 美好和遺感

只有靜茹酸中帶甜 甜中帶淚的聲線
能將這樣事過境遷 雲淡風輕的心情
詮釋得淋漓透徹(林建良)

專輯中堪稱最療癒的歌曲。
蕭煌奇悠然的旋律,配上知名企劃詞人林建良口語而真情的筆調,完成了這首廣受喜愛的歌曲。在一張以「慘」為主軸的專輯裡,一首淡然調和的歌,顯得更加重要。製作人鍾成虎選擇了最簡單的吉他編曲,讓靜茹的聲音能在悠然的情緒中自由開展,將濃厚的惆悵,唱得雲淡風輕。

05. 【平行時空】詞:梁靜茹 / 曲:陳子超

當初跟梁靜茹幾次的討論後,便根據靜茹分享的一些心情故事和照片為她量身訂造這首關於思念,憂愁卻又充滿希望的歌。(陳子超)

靜茹鮮少文字創作,絕大多數都把對歌曲的意念,交由填詞人來完成,她自己專注在歌藝的表現。但當初拿到子超這個旋律時,她就一直說很有畫面,哼著哼著腦中就有了很多想像。等到編曲完成,靜茹聽著編曲中的開闊氣象,想像一個在宇宙飛行、尋找自我與愛情的概念,隨手寫了一些句子,沒想到越寫越多,竟然就完成了一首歌詞。

平常靜茹就有習慣寫一些片段的文字,在微博、臉書、IG上,隨處可見她的創作。這首〈平行時空〉的歌詞中,可以看出她心中也有個小文藝的世界,也傳達出她的感情觀:溫柔、堅定、不斷地尋找心目中那個烏托邦,就像青鳥一樣。

06.【以你的名字呼喊我】詞:小寒 / 曲:韋禮安

寫這首歌時 腦海自然浮現靜茹的聲音

因為這個旋律 像陡峭的山澗
需要內斂、細膩又充滿力量的口氣駕馭
才能讓音符像水一般自在地流動

我想除了她 再沒別人更適合了(韋禮安)

韋禮安悠然細微的旋律,邀請到高手小寒來填詞,每個字與音的起伏都密不通風,靜茹唱得很過癮。歌名取自2017年的知名義大利電影〈Call Me By Your Name〉(以你的名字呼喚我),也是靜茹很喜歡的電影,看完後感動不已,時時提及。歌詞中說到「愛雖短暫,故事尾端,沒遺憾。夢雖走散,依然璀璨,在夜空靜靜閃。」將青春時那種對愛情的執迷與感懷,寫得淋漓盡致。

生命中總有一個人,藏在最底層,曾經你與他的名字,彼此不分。

07.【類情人】詞:黃婷 / 曲:光良

一直覺得靜茹的聲音有一種可以讓旋律有靈魂的魔力,想像她唱歌的樣子寫了這首曲。這首歌不需要華麗的編曲,凸顯靜茹最純粹的聲音和堅定的語氣,說盡了男男女女「類情人」的內心世界。(光良)

同樣是從大馬來台灣奮鬥的歌手,了解彼此的努力與遭遇的困境,從〈勇氣〉開始,靜茹就與光良很有緣分。做這張專輯時,回顧過往的音樂路,也想到邀請光良再來為靜茹寫一首歌。為了加快速度,就由作詞人黃婷先完成歌詞,再交給光良譜曲。光良行程滿檔,飛來飛去,原先以為會等很久,沒想到他拿到歌詞,兩天就完成了靜茹一聽就很喜歡旋律。

「類情人」是一個新創的名詞,「類似情人一樣」,卻並不是真的情人。顧名思義,是講一種單向的感情關係。一方像情人一樣不斷的付出,另一方只當作是一種習慣。靜茹說,她自己沒有過這樣的情感關係,但很多朋友都有。唱這首歌時,腦中就會浮現那些在曖昧情感關係中掙扎的朋友們,為他們心疼。光良用簡單的旋律提煉靜茹的聲音,編曲找來金曲獎最佳編曲人溫奕哲,細膩的鋼琴與vocal互動,呈現出簡單的力量。

08.【太陽如常升起I】詞:李焯雄 / 曲:鍾成虎

太陽如常升起,總有不變的事,對吧?陽光所及的地方,就有她的歌,陽光吻過的聲音。(李焯雄)

這首歌詞只有四句的短歌,提供了專輯聆聽間的呼吸點。就像人生忙碌之中,有時需要暫停下來,想一想接下來往哪裡去。

由金曲詞人、也是靜茹的好友的李焯雄,為她寫下四句簡單而有力的歌詞,再交由專輯製作人鍾成虎以吉他譜曲、編曲,畫龍點睛地呈現了專輯副標的精神。

09.【子非魚】詞:藍小邪 / 曲:梁思樺

我們都太急著判斷別人快不快樂,而忘了自己快不快樂
我們都太急著向別人證明快不快樂,而忘了什麼才是真正的快樂
能不能,讓我們就活在自己的小小的水塘裡
不管海是怎樣,湖是怎樣,別的水塘又是怎樣
不管有誰在岸邊欣賞,不管有沒有人在岸邊欣賞
只是如魚得水地遊著
自管自的方向,自管自的速度,自管自的喜怒哀樂
自管自,就好(藍小邪)

本張專輯中少數較輕快的歌曲,也是靜茹輕柔聲線中最擅長的類型之一。歌詞邀來文字創意無限的新銳詞人藍小邪,以莊子名篇「子非魚安知魚之樂」為主軸,巧妙應和靜茹的英文名字與暱稱「Fish」(魚),帶出「你不是魚,怎麼知道魚的快樂?」「你不是我,怎麼知道我不知道魚的快樂」這些詰問,更對應專輯關於「我」的存在意義的主題。

10.【完整的我】詞:黃婷 / 曲:木村充利

2000年,為了追求夢想而來台灣,當時最喜歡的歌就是梁靜茹的勇氣。之後也被她溫柔的歌聲安慰過無數次。2019年,竟然有幸能讓她唱我譜的曲。好想告訴那些年的我,你的挫折,你的眼淚,在未來一切都是值得的。謝謝梁靜茹給了我堅持的勇氣,我的人生已經沒有遺憾。(木村充利)

靜茹的歌者人生與感情經歷,在釋然中帶著繼續面對未來的勇氣,這是一個木村充利從2012年寫完,就開始等待靜茹的旋律。專輯A&R兼作詞人黃婷在聽到這首歌時,覺得非靜茹莫屬,但當時靜茹還沒有開案的打算,這首歌就一直壓箱等待著,直到這張專輯才面世。

歌詞的琢磨歷經很長時間。在專輯大部分歌詞都完成之後,確認需要一首與靜茹自身領悟十分貼近的歌曲,於是黃婷在與靜茹無數次深夜聊天之後,抓住了她每次站在舞台上的心境:「不管唱到哪裡,儘管眼前千萬隻手的揮舞,心中都還是留著一個位置,給一個人。」

這首歌也成為專輯完美的收尾:我們終其一生在追尋自我,在孤獨與寂寞中掙扎,但或許最後我們會發現:其實是另一個靈魂,完整了自己。我們以為是在找自己,其實,也是在找那一個,會完整自己的靈魂。

這,就是愛情吧。
專輯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