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歌之歌
歌手:陳昇
2018-12-07 | 國語音樂
專輯售價:190元(10首)
歌手專輯排行
2
3
4
延伸聆聽
專輯資訊
「這一個時代,哪裡還需要歌呢?
這儼然已是一個無歌的時代…。」

我帶著初心來,也將帶著初心走___無歌之歌 陳昇

《無歌之歌》
2018.12.7
回到初心

進入音樂生涯35年,歌唱人生第30年,跨年演唱會也來到第25年,任由韶光荏苒,陳昇依舊是那個深情詩句中帶著誠實告解、叛逆洞察中帶著自由的愉悅、悲傷卻不願讓你哭太久的男人,現今華語樂壇,到哪還能看見,像他一樣這樣創作力仍然如此旺盛、關懷土地人文議題的指標性傳奇音樂人,你能在陳昇的身上,看見一種近乎「永恆」的氣質,就像他老掛在嘴邊的一句話,總是緩慢卻堅信並帶著稍許無奈地說:「生命的這一切,早就在宇宙大爆炸的時候就已經決定了…。」儘管60歲了,擁有細膩敏銳雙眼的陳昇一點都沒有變,他看見了時代的缺口,試圖更往裡面看清。全新專輯《無歌之歌》,我帶著初心來,也將帶著初心走。

我的作品都是在講懷疑,丟出問題,因為我也沒有答案…
一場音樂人真性情的靈魂對話,試問音樂大環境的熱血還在不在
30年過去了,時代在變,但陳昇沒變,依舊是那個寫歌、愛唱歌的人

陳昇說著,身為一個創作者,以前很想要答案,但現在知道這些拋出疑問後必然的碰撞,都是過程,而這些碰撞能使你重新投入在創作的熱情之中,所以,答案只是訂下一個目標,督促你繼續前進,反倒不是最重要的事了。

2018年,是陳昇踏入華語樂壇的第30年。從前的音樂環境錄音技術不甚成熟,許多音樂工作者都在摸索中累積經驗,大量充斥著許多令人振奮、興奮、瘋狂的大膽實驗,熱情探索音樂製作面的可能性,拼湊並實踐腦中的想像,因此每一首歌,都有其獨特的生命。《無歌之歌》這張專輯,就是在這樣的信念中完成的,尤其其中同名歌曲〈無歌之歌〉的創作過程,堪稱是體現音樂人最真性情的靈魂對話——

〈無歌之歌〉歌曲中的樂器彈奏是2017年陳昇在已被都更的麗風錄音室—台北市最傳奇錄音室 所錄製的最後一批音軌,裡頭有著老戰友知名吉他手楊騰佑隨性彈奏的吉他,昇哥先對小楊老師形容一個情境氛圍,就任老友即興編彈,直到今年開始這張新專輯的籌備,才重新編輯完成這首歌的詞曲,起先,陳昇把歌曲取名〈老陳遊記〉,大抵說著這幾年遊歷世界各處的心情,直到他翻閱起樂譜時,看見去年小楊老師在錄音室留下的兩句話:「我帶著初心來,也將帶著初心走。」昇哥看到感概萬千,於是當下改了歌名,就叫做〈無歌之歌〉,回應小楊老師的初心,這首歌,代表著無悔的青春,代表著熱情無處宣洩;音樂大環境、世代聆聽習慣不停在改變,音樂的生成方式與價值觀念不斷翻新,這個時代,哪裡還需要歌呢?沒人聽的歌、聽不懂的歌、快速被推刷到螢幕最下方的歌…雙重反諷自嘲的疑問,裡頭其實包裹的是最堅持肯定的真心與初衷,「不是我們沒歌,只是你們不想聽了」,於是,〈無歌之歌〉就成了陳昇述說歌唱生涯30年的創作信念。30年過去了,時代在變,但陳昇沒變,依舊是那個寫歌、愛唱歌的人。


《無歌之歌》曲序從貧窮排到豪華,再回歸平凡人生
實體專輯打造古早味新風情 金曲入圍新銳設計師吳建龍操刀
封面採早期印刷工藝技法烤松香 呈現凹凸手感人生
詞本靈感來自30年前第一張唱片宣傳刊物 保留點陣印刷油墨符號巧思

昇哥原來想著要讓這張專輯「乾到底」,不放貝斯弦線彈性製造的低音空間,只有懶懶的嗓音,製造粗糙但純粹的稜角,但錄音過程充滿變數,昇哥也會睡一覺起來,耳邊出現「那邊加點什麼好了…」的聲音,這個在華語樂壇佔有一席之地30年傳奇歌手,面對音樂,仍是那個兢兢業業、沙盤推演、反覆推敲的初心青年。每當陳昇在即興錄音的過程,演唱間不經意的走音、臨場設計的口氣,他都會重新檢查過,這樣的空隙是不是自在的,保留歌聲的原意,這份原始的感動,會真實觸動到人心。那些魔鬼才知道的細節堅持與實驗精神或許沒有人會發現,但那才是身為音樂人最該把守的理念原則,並開放地去探索,去享受自己熱愛的事物,因興奮、因無悔而落淚。

曲序從貧窮排到豪華,再回歸平凡人生;從情感最真摯的粗糙到華麗滿溢的濃烈,再無欲悠然自喃。〈無歌之歌〉因兩位華語樂壇傳奇音樂人陳昇、吉他手楊騰佑最真性情的靈魂對話而生…;〈琥珀〉對生命消逝的不捨感觸,願能把時間凍結,悠揚感人旋律,致友人的生命呢喃之歌;〈水草〉許久沒聽見陳昇收起他那民謠詩意的吟唱,投入在搖滾抒情的旋律,抓耳的前奏,揭起美麗公主與缸中小魚的寓言序幕;〈雨晴〉述說長大後,才知道每個人的愛情故事,都有那麼一點相似,一朵多情的香花、一個薄情的冤家、一對無緣的鴛鴦,台國語交錯的歌詞,將思緒拉遠又拉近;〈不睡〉夜晚腦海總會響起情歌,深夜,是戀愛的天堂,是思念的地獄,情人們都不捨睡去;〈寂靜之喧嘩〉映照《無歌之歌》的專輯創作心境,緩緩徐徐、卻不偏不倚地一眼直瞅人們內心的感嘆,不要忘記心中的歌,在越蕭條的世態,在眾聲的失落裡,要成為最大聲的喧嘩。

〈點菜達人〉是專輯菜單中最熱鬧的一道佳餚,於麗風錄音室老音樂人們即興共同創作;〈請問大恐龍〉明快鼓舞的前奏,似草原快跑的風景歷歷在目,呼吸著自由空氣,詞間藏著不能說出名字的秘密;〈舞台劇〉來,最近我很想說個很厭世的故事…;〈OK嗎?〉曲目上的最後一首歌,無欲悠然地哼唱,所有路上的插曲,都是美麗的安排,人生的疑惑雖然還是很多,但,我們去散步、去喝茶、去你想去的任何地方,我再說一個故事給你聽…。這張平均起來「普通豪華」的傳奇之作,2018,到此一遊。

我很幸福,但有時候是痛苦的
從年輕到此時,慾望變了,人還是沒有改變
不甘於簡單,才能體現簡單真正的意義
路上發生的所有變數,是最美麗的當下

問昇哥,對此刻的他來說,「幸福是什麼」?
聽到了有點出乎意料又有些可愛的答案。他說著:「不需要特別計畫什麼,這種趨於平淡卻能細嚼出滋味的日子速度,像是那天新聞在播著築地市場搬家的消息,日本連市場攤商大規模遷移都能像是棋盤式行軍統一整齊,老實得很可愛,這樣樸實勵志的畫面讓人感覺人類很有希望…我差點就流下了眼淚。」他又比喻當心裡的容器是滿的,再加任何一點真摯的感情,很容易就會滿出來了…。心無雜念的淡然,看見日常的幸福。

而另外一個角度,身為音樂創作者的原罪,這一份自由無畏的初心,故事觀察的藝術與建立作品的價值觀,仍在迷惘與堅持來回徘徊的路上,時常重新整理自己,屏除雜音,跟隨自我意志的指引,成形與世界溝通的方式。三十年似黃粱一夢,陳昇坦誠自己是一個有缺陷的男人,缺陷就不美嗎?缺陷就不完整嗎?過去拋出疑問,就是為了看進缺陷裡最深沈的人性,不願意面對,就無法訴說每個深刻真實的故事。陳昇總試圖用平淡無奇的口吻,說出最嚴肅的人生課題、心中反覆糾葛的愛慾情仇,簡化複雜的試探,進一步尋求真實的自己以外的東西,那個「如實的自己」,在現實世界闖蕩的自己,依舊忠於自己、承認自己、反省自己。

專輯曲目|
1. 無歌之歌
2. 點菜達人
3. 寂靜之喧嘩
4. 請問大恐龍
5. 水草
6. 舞台劇
7. 不睡
8. 琥珀
9. 雨晴
10. OK嗎?




歌曲推薦|

——《無歌之歌》
活在無歌的時代,我也不知道怎麼辦…
我帶著初心來,也將帶著初心走

「這一個時代,哪裡還需要歌呢?這儼然已是一個無歌的時代…。」

《無歌之歌》這首歌因兩位華語樂壇傳奇音樂人陳昇、吉他手楊騰佑最真性情的靈魂對話而生…

《無歌之歌》歌曲中的樂器彈奏是2017年陳昇在已被都更的麗風錄音室—台北市最傳奇錄音室 所錄製的最後一批音軌,直到今年陳昇開始籌備這張新專輯時,才重啟這首歌曲的製作,起先,陳昇把歌曲取名《老陳遊記》,大抵說著這幾年遊歷世界各處的心情,直到他翻閱起樂譜時,看見去年小楊老師在錄音室留下的兩句話:「我帶著初心來,也將帶著初心走。」昇哥看到感概萬千,於是當下改了歌名,就叫做《無歌之歌》,回應小楊老師的初心,這首歌,代表著無悔的青春,代表著熱情無處宣洩,也立下這張專輯動人的創作精神;《無歌之歌》的曲保留了當初錄音狀態的原始樂音,沒有多餘的潤飾,聽起來就像是練團時舞台邊休息室內轟隆作響的氣氛情狀,所謂後台人生的滋味,昇哥錄下那個難忘也僅此一回的味道,無論台前台後,心神專注卻悠然自在的模樣,是音樂人最樂此不疲的快活;再加上陳昇如砂紙顆粒分明、隨性盡興盡情的高歌,音樂最熾熱原始的力量,在此漫延開來,滲透人心。30年過去了,時代在變,但陳昇沒變,依舊是那個寫歌、愛唱歌的人。

——首波電台主打《琥珀》
對生命消逝的不捨感觸 願能把時間凍結
悠揚感人旋律 致友人的生命呢喃之歌

「琥珀」象徵著時間的凝結,願我們最珍貴的事物能被保存,直到永遠。這首歌創作的出發點是來自一個長年支持昇哥的朋友的生命故事,人們必然會經歷身體逐漸老去與病痛,他向昇哥傾吐,該如何去面對自己的衰弱與不安…,昇哥頓時無語,近年至親好友的一一逝去,面對死亡,沒有人能有解答。但若我們有歌、我們有彼此、我們相約再相逢,那麼,是不是就能多分擔掉一些你的苦愁與煩憂?「永遠的生命」,我們是追不上的,但送一首歌給你/你們,至少「歌」是永遠的,這份時間見證積累的情感,永遠不變。


——《水草》
美麗的故事會老嗎 老了以後被扔去哪兒
美麗的公主會老嗎 老了以後她去了哪兒
老靈魂唱著 一首華麗振奮的抒情搖滾

一首搖滾曲式的情歌,起伏著年輕編曲的氣息,老靈魂唱著。許久沒聽見陳昇收起他那民謠詩意的吟唱,投入在搖滾抒情的旋律,抓耳的前奏,揭起美麗公主與缸中小魚的寓言序幕,陳昇說,勵志故事總是天真的可愛。「水草」一詞,原來陳昇寫的是外婆的頭髮,從小外婆帶大他,外婆背上披落的髮絲、身上的味道,歌曲中他放入跟外婆的回憶,但卻又不特別在詞裡提上外婆,說起這點時笑得像個玩著捉迷藏快樂滿足的孩子。當一條小魚比較自在,在美麗的缸裡不必擔憂四季的流轉變化,我的心只要安然與水草共存,水草也從不怕外界的擺盪,都還是那株最悠然飄蕩的美麗水草。用最華麗的編曲,述說我這條小魚看見的世界,用純真的口吻,去描述這份巨大深刻的情感。美麗是存活在自己的心境,任時間也影響不了。


——《雨晴》
外婆窗沿下的Radio 重複著一樣悲情的故事
那些愁苦錐心的愛情,雨後,到底有沒有天晴
我試問愛情,愛情沒有回音

口琴聲延綿起落,像極收音機斷續播放的老節目,熟悉的說書人扯著嗓音說著一樣悲情的故事,外婆總愛聽的這些節目,混雜著台語、日語、國語,不時傳來喇叭裡忽大忽小沙沙的雜訊,我總是沒能把故事的結尾給聽清…

長大後,才知道每個人的愛情故事,都有那麼一點相似,一朵多情的香花、一個薄情的冤家、一對無緣的鴛鴦,台國語交錯的歌詞,將思緒拉遠又拉近,台語通俗直接的形容,埋帶了幾分怨懟與哀淒,國語憂傷動情的遙想,訴說著眼中熱氣的自憐自語。情愛周旋的旋律中,巧思放入多名女孩的合音,每個不同性格的女孩,終會面對愛情,而面對愛情時的模樣,不禁重複著一樣的表情、一樣的悲傷、一樣的期待…


——《不睡》
你不睡是為了誰 情人都有不睡的原罪
你守到天光不做夢 怕夢醒了人事已非…
深夜,是戀愛的天堂,是思念的地獄,情人們都不捨睡

在琴鍵上洋灑濃烈勾動思緒的抒情旋律,華麗鋪陳屬於情人們的無眠深夜,初嚐愛戀的男女,難掩欣喜狂潮,因著思念、因著愛慕,《不睡》是戀人令人欽羨的特權。已經有多長的時間,我們忘了還有這樣的狂喜難耐、無以名狀的忐忑自憐?說得再白話直接一點,就是「肉麻當有趣」的情趣,戀愛的初心,無關年紀,而是仍深信愛情的必然存在,心中暗湧的衝動,請放手擁抱,這份不睡的美麗與哀愁,在這深深的黑夜,做一場天堂地獄來去自如的美夢。


——《寂靜之喧嘩》
怎麼你會聽不見 我心中的喧嘩
你以為你已聽不見 自己心裡的歌
在無歌的時代,放聲在寂靜之中喧嘩

音箱傳來左右來回迴盪的鼓聲,在寂靜之中,回音傳到了遠方,遠方的你,還記得心中那首自己的歌嗎?
映照《無歌之歌》的專輯創作心境,《寂靜之喧嘩》,緩緩徐徐、卻不偏不倚地一眼直瞅人們內心的感嘆,不鳴不快的人生故事,一再激情的風景,已成向晚時的樹林,眼色逐漸模糊,奇蹟般的魔幻時光,即將失去了色彩…
陳昇在歌中藏著生命裡徘徊卻未曾離去的人物身影,撫心自問並自答,在一片失聲的寂靜,不要忘記心中的歌,在越蕭條的世態,在眾聲的失落裡,要成為最大聲的喧嘩。
專輯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