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是而非
歌手:詹小櫟(Xiao-li Zhan)
2018-06-20 | 國語音樂
專輯售價:209元(11首)
歌手專輯排行
2
延伸聆聽
專輯資訊
從二十歲到四十歲,或者是十五歲到五十歲,人們的歲數無論怎樣增減,好像都逃離不開自己和那些若隱若現的感情。不論是北京還是東京,我們都在此地。不論是熱熱的牙買加還是冷冷的雪國,哪裡都會有依戀。無論是小丑還是李白,哪個人又沒有過奮鬥。無論是書或電影,你想讀或不想看,理解實屬不易。那些似是而非的答案,那些實實在在的生活,這世界沒有那麼絕對,只有更多人相互依賴。當然,也許有人可以超脫於世間之外,也許他才發現這世界之外不在別處,只在Ta的內心深處。別無它處。




似是而非

很多人都想把現實與夢幻界限分清,就象很多人都想把是非對錯定下標準。但這世界哪裡那麼絕對?再熱鬧的演奏,樂手仍會孤獨,再悲觀的人,也會有開心時刻。這到底是個什麼世界,混沌。





哪裡是北京

北京就是一個世界,世界也可以濃縮進北京。一個深沉的城市,但又從來不缺乏活力。歷史,現代,與未來,好象同時作用在這個城市。一個巨大而又情感細膩的生命體。




卟啉卟啉

對於女人來講,錢關與情關,錢的問題上更好解決,而女性更是高級的情感與感知動物!當女人看清男人比錢還不值錢時,女人們會更關心自己感受,當然也會照顧好她們自己的錢包。



二十六七

對於有些人來講,二十六七歲的年齡是一段一個人的生活比兩個人共同的生活更快樂的時光,也許。單身或不單身,缺錢或不差錢,從來在那個時候不是什麼問題,那時的問題是,很多人會說“為什麼要出問題?”。有時那種不自覺的“無憂無慮”才被某些人看作是問題。


李白的奮鬥


李白就是因為詩歌太瀟灑,所以我們才看出他“行路也艱難”,靠喝個小酒惆悵一下。老天爺也公平,李詩仙文字洋洋灑灑,生活卻坎坎坷坷。《將進酒》和《行路難》兩首詩很好的反映他生活的多元性,世道艱難沒關係,李白還告訴我們有條他走過的路:寫詩,喝酒。




雪國戀人

雪國戀人是一首送給西伯利亞的情歌。白鴿、白樺與白雪所組成的寂寥遠東,卻有火一樣在相互燃燒著的戀人。南去的列車讓戀人分離,只剩下雪國故鄉的掠影和戀人的歌。歌曲在唯美的意象中融入了空靈境界之情感的表達,帶有淡淡的虛無、潔淨與哀思之美。


關不掉的電影

雨夜東京的微醺,回憶淪陷的電影。明明滅滅,歷歷在目,以為忘記,卻又想起。一邊是走失在天涯的愛人,一邊是自己總也走不出的東京。





小丑人生

這是一種成年世界才會存在的“假像”人生,習慣“武裝”自己,把完美、冷靜、智慧的一面展示人前,把那些無奈、懦弱和委屈默默隱藏,獨自咽下。矛盾,使我們像是人生舞臺上的小丑,粉墨登場就一直微笑,摘下面具才是真實的人生。也許,正是因為靈魂已經被現實折疊,才會越發在乎世人對表相的評價。殊不知,這種偽裝出來的“美”,其實早已被人看穿,因為,人人都是小丑……




失物之書


這首歌曲在創作完成後,歌名引用了愛爾蘭小說家約翰•康諾利的小說《失物之書》。尤其喜歡書中的這句話:每個大人心裡都住著一個孩子,而每個孩子心裡都有個大人在靜靜等候。成長是一段逐漸失去天真的過程。對於孩提時代的我們,因曾經的失去而不斷的尋找,追尋只是為了彌補,結果不一定會是原諒。我們能找回那座傳說的樂園嗎?怎樣才能找到成長的勇氣和力量?唯有不逃避、唯有原諒,唯有重拾那本被遺忘的失物之書。



想去牙買加

這是一首為紀念牙買加“雷鬼教父”即雷鬼音樂(Reggae)的鼻祖,Bob Marley鮑勃•馬利而創作的歌。由於深深的被這位元傳奇人物的音樂及精神所吸引,也包括對加勒比海地區的島國牙買加的文化、藝術頗為好感,所以很想去牙買加一睹為快。
專輯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