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藝術(Why?Art)
歌手:嚴爵(Yen-j)
2015-09-02 | 國語音樂
專輯售價:209元(11首)
歌手專輯排行
2
3
4
延伸聆聽
專輯資訊
# Another yen-j After One yen-j
Y6嚴爵yen-j
X
現代藝術Why?Art
現代藝術Why??Art 爵對好奇Why NOT!!

How / Why?好 / 壞?Why嚴爵的理想主義!
在How與Why之間─嚴爵解構音樂,音樂結構嚴爵。

Why Art?!
Why Love?!
Why She?!
Why Me?!
Why?
Why NOT!?
.
X勇敢對世界發問,用「Why?」讓好的事情發生…

『…「Why」是所有美好想像的起點,因為有「Why」、才有好的事情發生;打開那扇好奇與自省、也是我一直以來怕生又有點「壞」/ Why的音樂左腦。過去大家熟悉的嚴爵,其實都來自這個充滿了Why的嚴爵;愛情沒有好壞、生活沒有好壞、藝術沒有好壞,但我永遠都忍不住想問:Why?…』by嚴爵 2015.08


XWhy嚴爵的理想主義。
好的事情,從Why開始!在How與Why之間讓好的事情發生。

『我是個很笨的人,對某些藝術品或藝術創作蠻喜歡、但是說不出像樣的道理;有時對某些作品充滿了「?」、「Why?」,也只能怪是自己的感知力太低、沒有辦法了解作品想表達的內容。』『唯一的好處是:我想我還蠻誠實的(笑),我沒有辦法裝出「喔我知道」的臉、然後唬得別人一楞一楞;這個部份說起來蠻吃虧喔!看別人侃侃而談,覺得非常佩服;可是回頭仔細想:又覺得「真的是那樣嗎?」。提出問題有時會得到白眼、但我真的只是好奇,我想更了解那些我所不知道的事。』『很奇怪的是,現在承認不懂反而是需要勇氣的事(笑)、起碼女孩子就不會佩服你了(說到哪裡去了);但是我想我大概是改不了了,對於不懂的事、就是會老實的問:How?和Why?』很多好的事情,不都是往往來自第一個問「why?」的人啊!


X現代藝術!瞎瞇意述?
Y5音樂結構How好嚴爵;Y6 Why嚴爵解構音樂

「why嚴爵」一直都在,只是他有點怕生。
而所有美好的事情,都來自這個始終帶著孩子氣好奇心的「why嚴爵」。距離上一張專輯「Y5一直給Thanks & Giving」發行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嚴爵緊接著推出「Y6現代藝術Why?!Art」,在如此短的時間內、推出2張風格截然不同的專輯;除了驚艷於嚴爵的創作能力,更令人好奇的是難道嚴爵擁有雙重人格嗎?嚴爵不好意思地表示、不能說是「雙重人格」,只是過去這個愛發問、好奇心重的「why嚴爵」總是隱身在詞曲的背後、現在才算正式跟大家見面。『所以雖然是Y6,但也可以說是「why嚴爵」的首張專輯喔!』關於Y6專輯同名主打歌「現代藝術」這首歌,嚴爵坦誠自己雖然喜歡某些藝術創作、但有時也會充滿疑問與不解;這讓他忍不住想:那麼在其他的事情上面呢?我們還能像小孩子時一樣保持滿滿的好奇心、勇敢地提問和思考,而不只是人云亦云嗎?『「我真的懂嗎?」還是「我想讓別人以為我懂」,或者只是「因為大家都這樣說,所以我也這樣說。」』Why?Why?的好奇寶寶嚴爵在「現代藝術」這首歌詞寫下:"What about the Music?”的大哉問、提出了他從出道發片以來一直不斷推翻不斷尋找所謂流行音樂是什麼的自我反省。或許正是這個喜歡問Why?的嚴爵,才能從Y1到Y6不斷挑戰自己追尋音樂的可能、也才能一直帶給大家超乎想像的驚喜。


X39’分55”秒11首Why爵式創作一鏡到底Non-Stop…
Y6製作筆記 P.O.V.

1X〈煙灰缸〉
我們總把理想、夢想視為「正義」、「正確」,但會不會是不健康的?
煙灰缸採取了EDM的編曲,帶點Alternative,是比較強烈的電子舞曲。此外也是專輯中的另首歌曲〈戰士〉的對應,Why嚴爵對於「夢想」、「理想」主題提出疑問:「我們常自以為自己的夢想是『正義』、『正確的』,會不會其實是很不健康的呢?」
嚴爵說,有時候人們在追尋夢想時,常常會過於放大目標,認為自己在過程中的所作所為、犧牲打拚都是正確的,但有可能為達目的不擇手段,或是最終目標並沒有意義。這種「填滿目的」的心態就像抽菸一樣,為了填滿一個煙灰缸因此抽煙,明知對靈魂有害或是沒有意義,但仍然很堅持要繼續下去。這種不健康的心態,讓Why嚴爵懷疑:「究竟什麼才是有意義的目標呢?」、「為了達到某個目標,會不會採取了不正確或有害的方式進行呢?」他期望能藉由這首歌曲,讓人們好好重新思考對於自身目標的定義。

2X〈現代藝術〉
Why Art?現代藝術?是養份?現代藝術有可能雋永嗎?
主打歌採取了非常主流的EDM編曲手法,搭配嚴爵對於社會和現象的觀察,巧取「現代藝術」與台語「什麼意思」的諧音趣味。典型的EDM Drop與Dubstep節奏抓住了聽者的耳朵,卻以「我是一個現代藝術家/我做了垃圾來填飽你的孩子呀」的反差作為這段高潮的註解,十足的諧謔,卻凸顯了嚴爵對「現代藝術」的疑問重重。
這是專輯最後完成的歌曲。嚴爵說,走在每天前往錄音室的紐約街道上,充斥了知名服飾品牌廣告,上頭不乏幾乎全裸的女模。這些女模僅在胸脯上了黑色色條,卻在遮掩處打上行銷文案。從以前Brooke Shields半遮掩、充滿Taboo的廣告時代,到現在連小孩子隨意都能看到這些帶有情色訊息的內容。這種種都讓嚴爵充滿疑問,卻也不得不佩服「現代藝術」的「開放性」,以及普遍現象:直接、短暫的歡愉快樂。
不過,這種「現代藝術」有沒有可能雋永?其中的養份又該如何體現?
音樂世界裡,嚴爵也不斷詢問:「什麼是經典?什麼是雋永?」,爵士樂至今歷久不衰,古典音樂四百年仍然持續為人愛好。那些曾經是「現代藝術」的東西為何至今能夠流傳下來?而近幾年流行的EDM(電子舞曲音樂)也有足夠養分能繼續傳給下一代的孩子嗎?
這是他會「一直問」下去的問題,十年之後,或許能得到解答、或許不能,但嚴爵說,這一切都會由大家——「現代人」決定。

3X〈在理想主義街〉
理想主義的康莊大道:爵士夢想的無限音樂盡頭。
開頭重拍、合成器進入,乍聽以為是一首電子樂。後來加入Robotic Tone,開始饒舌,再取樣傳奇爵士小號手Mile Davis的樂章〈On Green Dolphin Street〉,與歌名巧妙呼應。運用Sound Providers的美式爵士饒舌混搭,加上一直維持的合成器和重拍、重低音Bass,充分展現了嚴爵對Nu Jazz Genre的熟稔,也表達了「音樂」令他癡狂,能夠做自己喜歡的音樂,生活就像美夢成真。
嚴爵說,這首是他的實驗作品。從Y5開始嘗試玩DJ風格,但Y6增加了更多他對生活的觀察與態度。談到熱愛的爵士,嚴爵說自己從前喜歡傳奇薩克斯風手John Coltrane的炫技,但隨著越聽越多,他逐漸愛上了小號手Mile Davis的簡約華麗,並深有感悟:運用不複雜的音符傳達感情,就好比講情話,簡短卻雋永深刻。即便透過電子化轉化,簡單的樂章,還是能夠進入、打動人們的心。

4X〈漩渦〉
圍繞著妳一直轉,一直轉,掉進漩渦無法自拔。
漩渦就像程式語法中的For Loop,一再重複、重複打轉,同樣的事情一直重演。感情世界裡也有這種For Loop,一方面是重複發生的事情,一方面則是我環繞著妳,妳也繞著我,我們互相依賴,彼此周旋,緊密和諧地接納著彼此的不完美。
延續了第一首的吉他與沙鈴,小提琴開場,直接進入副歌。以音色和烏克麗麗的巴西小吉他cavaquinho佐以合音,呈現了兩人世界中男生對女生傾訴心意的坦率自白。主歌反而改用聲音稍重,頻率較低,比較厚實的吉他;接回第二段副歌,旋律反而展現歌詞中男主角的心情起伏,即使妳不完美,即使承諾被時間識破,即使真的動了離開的念頭,但我還是在這裡,持續打轉,為那如漩渦引力般的妳繼續沈溺。
嚴爵說〈漩渦〉是他對「真愛」的憧憬,曾經,他對愛情失望,不相信「真愛」存在,卻在做藝術之後,感受到自己對「真愛」的渴望,就和漩渦般越陷越深,深刻到底。

5X〈戰士〉
生活不是為了證明自己,而是為了所愛奮戰到底。
主歌以鋼琴和絃樂音色當作襯底帶入,象徵獨白與承諾;而後逐漸加入節奏,醞釀副歌情緒,更表達嚴爵的態度:「生存不是為了奪冠/我的哲學非常簡單」。副歌以Lorde式的的鋼琴節奏重拍開頭,彷彿一位戰士正在衝鋒陷陣,奮勇向前。在攻下名為「夢想」的城池之前,所有的堅持與犧牲都咬牙忍耐:為了保護所愛之人,必須挺身而出。
〈戰士〉的主題關於「愛」與「夢想」。嚴爵說,為了達到夢想,每個人都一定得有所犧牲。對他而言,在音樂夢想的道路上目前犧牲了「真愛」,但因為出於對歌迷、對家人——父母與兄弟姊妹的愛,以及保護這些所愛之人的心情,他還是會堅持夢想繼續做音樂。嚴爵希望,在聽完〈戰士〉後,能點燃人們心中的「戰魂」,以及在追尋夢想、理想的過程中更有火力與活力。簡單越來越難,社會越來越複雜,但是這份犧牲與保護是不變的承諾。

6X〈旅人〉
故事如織,時光如梭。我們無法在每段風景停留,回憶卻綿延不絕。
這是在專輯中唯一詞曲都不是自己寫的歌。嚴爵說,這是一位他錄音室實習助理的創作,當時實習助理只以一把吉他,Folk編曲彈唱。寫的東西很純真,歌詞不多,沒有華麗技巧的鋪陳,簡約的風格,卻讓他深受感動。嚴爵想起五年前自己寫下〈困在台北〉時,追尋音樂夢想的純真,努力、興奮、混亂、夢想成真……那份最初起伏混雜的青澀心情,令他懷念不已。
因此他把原本民謠的版本改成自己最喜歡的爵士,Double Bass、鋼琴和輕柔的鼓組,以溫柔的歌聲演繹方式,彷彿站在現在、看著過去自己的嚴爵。在音樂的夢想道路上,走了二十幾年,過程中,每一張專輯、每一場演唱會都像車站,一站站里程碑、一段段美麗風景、一個個精彩的故事不斷發生。而他就像旅人,雖不免一別,但那些繾綣時光、難忘感動與美麗回憶,都深植在他的心中。

7X〈四天又23個小時〉
只要與你在一起,無論何時何地,什麼事情都快樂得不得了。
在每一張專輯中,嚴爵幾乎一定會置入純爵士演奏段比較長、歌詞較為簡短的作品。這是出於他對於爵士樂的偏執熱愛,從〈我的愛438〉到〈沒有你的日子的我〉,每張都一定會出現一首以管樂器為主奏(本次採用薩克管)、鋼琴、Double Bass和打擊樂的編制。
延續了上一首〈旅人〉的純爵士,但風格更加輕鬆。有如下班回到家,吃著一起做的親手料理,摸著養了幾年的可愛狗狗,聽著最浪漫的爵士樂,在溫暖的燈光下,彼此相視而笑。沈浸在兩人世界中,不需要四天23個小時,只要與你在一起,每分每秒,什麼事都令我快樂不已。

8X〈永恆的快樂〉
快樂不假外求,只要你勇敢做自己。
充滿60年代美式復古Motown Style的味道,以結構非常穩定的BassLine、鼓拍,搭配Motown必備的鋼琴與管樂,甚至帶入了一點50年代Doo-Wop合音風格,可以看出嚴爵對於50至70年代美國音樂養分的攝取豐富,也充分表現了他對其時音樂喜好非常。
嚴爵說,這首歌有點Stevie Wonder早期音樂的感覺。他記得這是他在美國一次放假閒暇時的創作,爸媽非常喜歡,覺得輕鬆快樂、朗朗上口。歌曲中,與他合作的Saxophone手Chase Baird是他從前玩爵士樂的好夥伴,現在已經成為紐約當地最優秀知名的爵士音樂人之一。
回想起那些玩團的過程,嚴爵覺得每次都是開心的歡樂時光,也是他愛自己的方式。這個音樂大男孩,誠摯地希望和人們分享他的快樂音樂,鼓勵每個人勇敢「愛自己」,找到「永恆的快樂」!

9X〈暫停〉
時間不能暫停,回憶不能暫停。
彷彿劃下了休止符,卻又猶豫是否該按下播放鈕。
採取90年代Britpop風格,嚴爵玩經典吉他的合成器音色、高旋律性和流動性的BassLine,迷幻的吉他、和主唱歌聲搭配一搭一唱的Bass。英搖的故事感和「暫停」主題對應,有如在愛情裡傷痕累累的兩人,彼此對話,曾經的回憶一幕幕浮現,但在歌曲的最後,逐漸抽掉樂器,讓主角獨白唱出「暫停」的宣言,令人心痛。
對應Y5的王子,Y6就有如乞丐。嚴爵說,他常常在這兩者的身份中相互拉扯,無法絕對地跨到黑暗,也無法完全地回到光明面,而「暫停」就是他在這種拉扯的感覺中對於愛情的詮釋。兩人在一起久了,愛的感覺逐漸消失,要分手了,那些回憶或許會突然如翻潮洶湧,因而有點懷念,有些眷戀,因而想回到過去那些愛的火熱的時光。
然而無法,真的完全沒有愛。
我們只好暫停,沒有期限。

10X〈未來的孩子〉
未來的孩子請不要哭泣,我的音樂會陪你快樂長大。
曾經他想要成為一位饒舌歌手,嚴爵說,Y6可以唱四首饒舌,有如夢想成真。〈未來的孩子〉以Hip Hop作為節奏,搭配EDM的音色,加上彷彿說故事般地饒舌,嚴爵希望能藉由這首歌安慰自己的孩子。即便在將來,或許爸爸不在了,但倘若音樂能夠繼續流傳,孩子仍然能夠聽到爸爸的愛、爸爸的叮嚀。
嚴爵說,雖然時代不一樣,「未來的孩子」在生活中仍然會碰到許多委屈與不如意,就如同爸爸當初。或許面對質疑、或許遭受誣賴誤解,但他深深希望能藉由這首歌給孩子打氣、伴隨孩子成長,讓他有力量可以追尋夢想,堅持到底。

11X〈好了算了好吧〉
無奈在生活中一再上演,隨興的口頭禪中寂寞洋溢。
專輯的最後一首歌曲帶點Alternative Folk感。嚴爵以前段以Unplugged風格作為歌曲基調,於主歌運用鋼琴傳達時間緩慢潺流的意象,融入Double Bass撥弦與手搖沙鈴帶出風動低吟,彷彿在暖風輕拂,春陽煦暖的寧靜午後,一個人自己喃喃自語對話,自我剖析。副歌將低音大提琴的Pizzicato改為弦樂長奏,延展情緒;中段過後加入了電子合成器Overtone(泛音),彷彿飄浮到外太空,獨身在零碎而旖旎的時光中沈澱:好的壞的,都已經過去,都過去了 —— 好了,算了,好吧。

X Y5 VSix Y6自問自答Q&A
小天使VSix小惡魔>白馬王子VSix暗黑爵士>右腦VSix 左腦>How ! VSix Why?

Q1:隔兩年才推出Y5,為什麼一個月內還要發Y6?Why?
A1:如果說Y5是代表感性右腦的我,那Y6就是代表左腦理性的我。一開始,我把這張專輯定位為「做藝術」,但後來逐漸發現,其實這樣的「藝術」代表的是我自己的態度,這是非常自我的一張專輯。或許你可以從歌曲中聽到批判的話語,或許你會聽到一些以前沒想像過嚴爵會講的話。但我想的很簡單,如果說Y5一直給就像清水,代表在台上「分享」給所有人,那Y6就像老朋友在安靜無聲的房間裡,相互傾吐,我告訴你我的想法是什麼,但就是我們兩人之間的獨處對話。
設計上,我把Y6十一首歌Non-stop一鏡到底串在一起。在這個越來越習慣用手機和電腦聽歌的數位單曲時代,想實驗挑戰一下大家還有沒有耐心,和從前聽音樂的人一樣,可以一口氣Non-stop聽完一張專輯!
除了讓你可以一次聽完嚴爵的想法,另一方面就像在〈在理想主義街〉中,我說「嚴爵是個DJ」—— 每一首歌曲點播以及曲序的安排,都是精心設計。非常期待大家拿到Y6之後,一定要給自己完完整整的40分鐘,戴上耳機好好從頭到尾聽一整遍39分55秒一氣呵成、一鏡到底的Y6。
因此,你得聽Y5,也要聽Y6,才能更了解「嚴爵」這個人。在Y5,你可以聽到感性的嚴爵、「小天使」的嚴爵;在Y6,你可以聽到理性的嚴爵、「現代藝術」的嚴爵。可以說,我解剖自己,把自己拆成Y5和Y6的「右腦」、「左腦」,將自己赤裸的每一面完全呈現在大家面前。
歡迎進入我的腦,感受完整的嚴爵。

Q2、Y6的饒舌歌曲比例很高,為什麼想這樣做?Why?
A2:饒舌就像講話,像充滿力量的故事,因此是我很喜歡的表演方式。
兩年來我沈浸在音樂世界裡,做了220首Demo,很努力地練習。表演節奏感越來越好,也找到了自己歌唱的方式,很高興。終於到Y6,我認為是時候了,因為無論用饒舌或用歌唱,我都可以表達我的想法和感覺,完美地平衡。所以我想,或許「嘻哈」的表達方式,某一方面來說,也代表Why嚴爵的叛逆吧(笑)。 覺得自己有個很特別的點是,通常饒舌歌手比方阿姆都會用很多很多的字詞、詞彙,但我自已的饒舌歌通常字數都比較少一點。
不過,其實饒舌只是音樂元素的一小部分。對我來說,音樂就是一場華麗的實驗。就像上化學課,我們常常會實驗把金屬丟到水中,燃燒不同的化合物,所造成的「化學反應」神奇又炫目,而且結果都會很不同。編曲、混搭也一樣,我喜歡嘗試把各種曲風像是EDM、爵士、Alternative、搖滾、古典,多樣的曲風混在一起玩玩看,常常會產生出意象不到的效果,甚至會讓我興奮得整晚睡不著。這樣的混搭音樂實驗很酷,很好玩,也是我此生一定會不斷做的嘗試。
另外值得一提的部分就是,以前我曾經想要追求很厲害的技巧、很華麗的詞彙。就好像小時候學鋼琴,我只喜歡李斯特,覺得蕭邦的東西有點無趣。但很奇怪的是,隨著年紀越來越大,再回去聽蕭邦的東西,一聽卻馬上感動,也開始很好奇自己為什麼會有這樣的變化。後來逐漸發現,自己會開始追求「細水長流」,或許部分是歲月的淬鍊,或許另一部分是我從從前大部份理性思考,到現在變得稍微感性一點。不過,理性的我還是存在,因此左右腦交叉對決,非常有趣!

Q3:Y6的風格和以往差異很大,你在唱的時候有沒有遇到障礙?為什麼Y6的嚴爵聽起來不大一樣?Why?
A3:在Y6的製作過程中,歌唱部份我最感謝的是我的指導老師Macy Chen(玫熹)。Macy老師很擅常演繹爵士歌曲,對於每首歌詞裡每個轉折、每個細節都有很獨到的想法。最厲害的是,她就像是心靈導師一樣,總是協助我進入歌曲的歌詞、旋律。通常在每首歌進錄音室前幾天,MACY就會一句句歌詞和我分析,讓我能夠回到當時創作歌曲的狀態,了解編曲、旋律、歌詞之間的關聯性。
可能老師自己也是唱功很強的人,他總會給我很好的Guide引導,和我討論,甚至有時候就會半夜會打電話給我,或告訴我歌詞怎麼改字,或告訴我編曲和旋律上,怎麼做可能會讓歌詞的感覺更突出、表現更豐富。有時候,這些改變就會留到最後,而成為最終的歌曲成品。

X"其實不是這樣的吧,混蛋。"---爵

當代藝術,在每個年代,都有不同的面貌。

現代藝術,又是什麼面貌?
我覺得,越來越像薯條。

薯條很好吃,在美食界,它可說是老少通吃的一道菜,
有人會因此說: "薯條是美食界最高級的料理"嗎?
薯條是垃圾食物,好吃但沒有養份的垃圾⋯當然,你不必認同我說的

說薯條是美食界最高級的料理,就好像說「YouTube 點擊率最高的就是好歌,點擊率低的就是沒水準的歌。」但若堅持用「點播率」來作藝術價值的指標,那上網去找個色情影片,兩個脫光光的人應該就是這世界最高級的藝術了。

其實不是這樣的吧,混蛋。

裸男裸女跟薯條的世界留給你,寫歌留給我…

好聽是薯條,但現代藝術應該有更多養份,給地球未來的孩子們。
專輯資訊